当前位置:

独行侠防守制胜!基德:教练组功不可没

点击: 2022-04-05

(译者注:本文作者为美记David Aldridge,文中内容不代表译者和平台的观点。)

我想要和基德讨论一下达拉斯独行侠队本赛季防守端的巨大进步。在他执教球队的第一年,独行侠即将迎来又一个50胜的赛季,他们目前排在西部第4位。进入2022年后,独行侠的防守紧随凯尔特人之后,排在联盟第2位。在限制对手的三分命中率和命中数方面,独行侠排第1;防守效率排第2;让对手获得罚球数第7少。根据数据分析网站FiveThirtyEight的RAPTOR高阶防守模型,独行侠只有马克西-克莱伯的防守正负值能够排在联盟的90多名。

(译者注:RAPTOR,Robust Algorithm (using) Player Tracking (and) On/Off Ratings,使用球员追踪数据及上/下场差别的泛用算法。详细资料可以参考以下网站:IntroducingRAPTOR, Our New Metric For The Modern NBA | FiveThirtyEight)

基德和他的教练组在本赛季创造了一种关联防守单元,这是基于前主教练里克-卡莱尔在独行侠的13个赛季里建立起来的基础。这是基德第三次担任主教练,他的执教方式看起来与众不同。第一次是在篮网,动荡不安的1年时间;第二次是在雄鹿,3年多,培养了年轻的字母哥。这位49岁的主教练现在看起来非常的冷静,这在他执教生涯早期是没有的。当然,有时候他会和球队打成一片,这是他工作的一部分,但是最近,基德有点挑剔。

基德和球队新任总经理尼克-哈里森组建的教练组兼收并蓄。他们从土耳其超级联赛费内巴切请来了前太阳队主教练伊戈尔-科科什科夫,基德还从湖人带来了格雷格-圣让。基德曾在湖人主教练沃格尔手下做了2年的助理教练,他们2020年在复赛园区中获得NBA总冠军。

肖恩-斯维尼,上赛季在活塞队做凯西的助理教练,在基德担任雄鹿主教练期间,斯维尼是基德在防守端的尤达(译者注:尤达,《星球大战》中角色,一般指导师)。教练组给斯维尼起了一个外号,叫“小锡伯杜”,真是名副其实。过去几个赛季,克里斯蒂-托利弗一边在WNBA打球,一边在NBA板凳席工作。贾里德-杜德利在湖人队结束了他的NBA球员生涯,之后跟随基德来到独行侠做了助理教练。基德和哈里森还留下了前主教练卡莱尔教练组里的达雷尔-阿姆斯特朗、高德-山姆高德(他选择留在独行侠,而没有跟随莫斯利,后者现在是奥兰多魔术队的主教练)和皮特-帕顿。这是不同的执教风格、经验和优势的有趣组合。

独行侠在4月2日的比赛中输给了排名靠后的奇才,让对手得到了135分,基德在第三节连吃两个技术犯规被裁判托尼兄弟罚出了场。

防守端的松懈带来了后果。当然,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当你认真起来的时候,他们就消失不见了,这正是篮球之神的奇妙之处。

4月4日,独行侠在客场战胜雄鹿的重要比赛中找回了他们以往的高质量的防守。

本周,基德在接受The Athletic的采访时谈到了他如何凝聚教练组,在交易截止日如何让新来的球员融入球队,还有他们本赛季对东契奇在防守端使用上的不同,还有一些其他的主题。

记者:教练组是怎么团结在一起的?

基德:当说到斯维尼和山姆高德,我以前就和这俩家伙共事过……我知道我的教练组必须有斯维尼,没有商量的余地。

是的,他是必须的。能把他从活塞挖过来真是太棒了。我和格雷格-圣让在湖人共事过2年。说到伊戈尔,夏天和他谈话时,我就知道他和东契奇有很紧密联系,他们曾经在一起共事过。他已经执教很久了。1999年,他在密苏里州担任NCAA男子篮球教练。他是首个担任该职位的欧洲人,后来辗转多队。能得到他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收获。

我从沃格尔那里学到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沃格尔的教练组也是多元化的。他和我们一起共事,我们相处得很愉快,我们一起赢得了一个总冠军。你不是非要去了解一个人,但是你可以去了解一个人。我们得到杜德利有点晚了,我以为他还在打球呢,但是当事情出现了转机,我问他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他说:“我想做教练。”我认为执教对他来说是一个不同的方向。我们的教练组有退役球员,也有现役球员,克里斯蒂-托利弗仍在打球。每个人都对她的到来感到很高兴,我认为有她在我们的教练组是另一个巨大的收获。然后,高德-山姆高德和达雷尔-阿姆斯特朗本来就在这里,我们只是留下他们。皮特在花名册上是投篮教练,但是我们都只叫他教练。

记者:教练组有这么多人,你是如何分配工作和时间的呢?

基德:我们试图打造一个体系。每个人都在一个子系统中,我们有三个子系统,所以不是一个教练或者两个教练在工作,每个人都有事情要做,他们都有自己的角色,就像球员一样,这是很重要的一点。我们不是一个人只管进攻,而另一个人只管防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侧重,他们有能力提出比赛计划,我们的体系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当你看着这个体系,当你把比赛提上日程的时候,首先就是伊戈尔。他对奇才有研究,所以他提出对阵奇才的比赛计划,向我们展示,当然我们可能会修改一些东西。他们会通过视频来展示比赛计划的预期效果,这样肖恩就不用做全部82场比赛的工作了。

记者:让卢卡打低位的想法是怎么产生的呢?

基德:我们讨论了很多种战术。好的球队在打季后赛的时候,会对持球人压迫性防守。所以,我们尝试让卢卡从球场上不同的地方发起攻击。如你所知,他说:“OK!”。当他同意后,我们的工作就从那里开始。他说:“好吧,没关系,让我们来试一下吧。”所以,我们就慢慢地在不同情况下发展出不同的战术。

记者:你说过他所要做的就是“参与”防守,我们都知道他在进攻端的重任,那么他的“参与”防守对你意味着什么呢?

基德:就像他参与进攻端一样。我们没有要求他成为防守终结者,但是他以参与防守为荣。不是要把他和诺维茨基比较,但是他努力参与防守了。我们不是要一对一的防守,我们是一个团队,攻防两端都是。他知道他的队友会在背后支持他。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参与”的原因,因为只要你“参与”了,你的队友们就会在背后支持你的。

记者:当到了交易截止日,球队的积极性下降,这会如何影响你们整个赛季的防守习惯的形成?

基德:很多时候,球员们需要一个体系,就像他们需要自由一样。你得形成体系,以防会有人离开。而我们就是有防守体系的球队。球队新来了两个球员或一个,因为疫情的影响,可能会来5-7个新的球员。但是,如果有体系的话,一切都很简单,甚至不需要过渡。这就是我们所拥有的。

记者:雄鹿之后,你有哪些进化?

基德:首先,情况不同。我们把雄鹿当作中转站。在我去那里做主教练的前一年,他们常规赛只取得了15胜。他们是一支彻底推导重建的球队。所以,你可能不得不更努力一点,因为球队有很多不好的习惯。于是,我们开始改变这些不好的习惯。但是独行侠有好的习惯,球队的天赋或许也比当时的雄鹿要好。但是,就防守端而言,两者差不多。所以,你得从防守做起。现在我们的防守排在联盟第二。当时在雄鹿,联盟主要还是2分,你要怎么保护内线?现在,你得考虑怎么防守三分,所以,我们做了些调整。这就是关于进化的事情。我们必须解决风格、方法的问题,现在时代不同了。

记者:你在湖人期间,有什么特别的收获吗?

基德:沃格尔和球员的交流。他在防守端要求非常严格,那也是胜利的关键。当我们都在谈论3分的时候,要知道防守才能赢得总冠军。多关注一下防守吧。另外,沃格尔也是一个很棒的人,一个很棒的教练。现在与之前在很多小的方面有所不同。现在,我有一把钥匙,那就是教练组。就是这样。在雄鹿的时候,我有很多把钥匙,试图帮助所有人,但这样反而把自己给毁了。过去这几年,我有幸看到一位伟大的教练,一些伟大的球员,像AD,詹姆斯等。

记者:执教这群年轻人,你有什么法宝?

基德:哦,不!我的工作是提供帮助。当我看到卢卡、丁威迪、布朗森,还有其他球员,克莱伯、芬尼-史密斯,我会说:“芬尼-史密斯,我希望你在球场上持球,我希望你是一个串联进攻的人。你不仅仅是一个接球投的射手,你不仅仅是一个3D球员。”这就是篮球。有时候球员会被标签化,当你能做到更多的时候,这对球队是有帮助的。

原文作者:David Aldridge

编译:南山

讨论&分析

相关资讯